Bioshock Infinite与无限平行宇宙

昨晚12点多通关,趁热打铁写了一篇博文,一直搞到了凌晨2点;结果在提交发布的时候文章内容全消失了,仅留下一个标题;太他妹的郁闷了。

好吧,只好重写一遍。

Bioshock Infinite是一个很不错的FPS游戏,融合了包括宗教,历史,科幻(多重宇宙)等在内的多种文化元素,使其世界观显得极有深度;战斗设计中Elizabeth的协助模式比较有特色,天轨战则不太喜欢,绕来绕去头晕的很;场景美术非常出色,刚进入浮空城Columbia推开大门时,结结实实的被惊艳到了;剧情是很多人讨论很多人分析的地方,我认为应该说剧情设计比较出色,非常对我这个科幻爱好者的胃口;但也不至于神乎其神。在各大单机游戏论坛,贴吧上面关于Bioshock Infinite的剧情解析文也有不少,我看过一些,觉得部分解析跟我的想法还是有些出入,所以干脆也来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Bioshock Infinite的世界观核心,是基于一个叫做“多重宇宙”的假说,这个看科幻多的同学应该都会有所了解。该假说的具体内容,可以参考wiki百科中的对应词条(多重宇宙),这里只简单提一下跟Bioshock有关的部分:多重宇宙假说认为,任何一个具有可能性的结果,都会产生一个相应的平行宇宙;在这个平行宇宙中这个可能性的结果会成为现实。举例来说,在这个世界里,苦逼的Derek只是一游戏策划屌丝;但同时也会存在某个(事实上也是无限个)平行宇宙中,Derek是美国总统。

具体到Bioshock Infinite里面,Booker在伤膝河,是否选择接受洗礼(接受与否,都具有可能性)这一事件,也由2种具有可能性的选择而产生了2个基础的平行宇宙(当然在这2个基础的平行宇宙也会因为其他后续事件的各种可能性而最终分化为无限多个);这2个基础平行宇宙的诞生,即是Booker女儿Anna(Elizabeth)痛苦的根源。

按时间线,我们的主人公Booker经历的主要事件如下(脑子笨记不住年份,就不写了)

参与伤膝河大屠杀->沉沦于罪恶与内疚中无法自拔->再次回到伤膝河时发现有牧师在做洗礼并声称可以洗清以往罪恶->拒绝洗礼继续沉沦->女儿降生妻子死去->负债累累->将女儿卖给来自于另一个平行宇宙的自己Comstock以还债->痛苦悔恨无法自拔->接受2个Lutece的任务->穿越平行宇宙来到浮空城Columbia,拯救被自己所卖掉的女儿(已改名Elizabeth)->被Songbird所阻->被来自于另一个平行宇宙中业已老去的Elizabeth引导至其所在的平行宇宙,并看到这个由最悲惨的可能性所诞生的宇宙现状(浴火伦敦和悲惨Elizabeth)->回到上一个Elizabeth刚刚被Songbird带走的平行宇宙->拯救Elizabeth->在Elizabeth的引导下了解整个平行宇宙的逻辑及Elizabeth的痛苦根源;

而隐藏的主人公Comstock经历的主要事件如下:

参与伤膝河大屠杀->沉沦于罪恶与内疚中无法自拔->再次回到伤膝河时发现有牧师在做洗礼并声称可以洗清以往罪恶->接受洗礼并获得名字Comstock->经过各种努力,在Lutece的帮助下建造浮空城Columbia->Lutece发现平行宇宙的穿越及观察方法并将其授予Comstock->仪器影响了Comstock的生育能力但其需要拥有自己血统的子嗣来继承->去我们主人公Booker的平行世界中购买其女儿Anna->将其囚禁并改名Elizabeth->为掩盖秘密而杀死Lady Comstock->试图杀死Lutece未果->试图阻挠来自于另一个宇宙的Booker未果->被Booker淹死;

支线情节很复杂,也相对比较隐蔽,包括Lutece的故事(甚至与来自于另一个平行宇宙另一个性别的Lutece相遇),老去的Elizabeth及其所在的,由最悲惨的可能性所诞生的平行宇宙的故事,限于篇幅就不多解释了。

在游戏最终,Anna(Elizabeth)引领主人公Booker了解整个平行宇宙的逻辑、了解自身苦难的根源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要将Booker在作出“是否接受洗礼”这个选择之前杀死。这样就能够在根源上,扼杀了存在Comstock的平行宇宙的诞生。这里面当然也有Booker自己选择为Anna(Elizabeth)的苦难赎罪的意思。

很多玩家对以下内容存在疑问,我试着解答一下:

1.游戏中不停提到的,常量与变量的概念

Bioshock Infinite用另外一种方式来阐述“可能性”这一概念,即“常量”和“变量”。变量即“可能性”,意味着需要多个平行宇宙来承载不同的“变量”数值,映射不同的“可能性”。游戏最初有Lutece2人组让Booker扔硬币看正反的桥段,发现最终结果都是(或者说有122次)“正面”,意味着这个结果是一个“常量”,不具有其他可能性;从这个结果中不会诞生其他“平行宇宙”。

而在游戏末尾,Eliazabeth引领Booker理解“选择”与“世界”关联和本质的剧情中,Elizabeth也不断的提到“常量”与“变量”的概念。在这儿的“变量”,即可能做出的“选择”。游戏里面用分叉路口做出选择之后的路板、桥板不断升起、创建 来映射 做出“选择”后“世界被创造”这一概念,非常震撼。

2.结尾Booker被无数个Elizabeth淹死的桥段

这儿很多人理解为“循环”,我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其实很简单,Bioshock Infinite只是想用最具有表现张力的镜头,来告诉玩家“Booker要拯救Anna的话,需要在做出洗礼与否之前被杀死”这一结论。游戏里面Booker经历一切之后再回到过去,重新经历洗礼与否的选择,只是Elizabeth要告诉Booker自己的结论,是一个单独的平行宇宙中特殊的事件存在;而不是每一个平行宇宙中的共性。所以,被淹死的仅仅是最初的Booker,从未经历这一切的Booker,没有循环的Booker。

3.片尾彩蛋中从睡梦中惊醒的Booker

在片尾制作人员表(还是鸣谢表来着)结束后,Booker从睡梦中惊醒,并且呼唤着女儿Anna的名字;这个镜头让很多玩家疑惑其合理性。其实很简单,这是另外一个平行宇宙,在这个宇宙里面Booker并未选择去伤膝河的洗礼,甚至有可能并未参加伤膝河大屠杀;这也许,是一个由最幸福的可能性,所诞生的宇宙;

Derek

仰天大笑出门去……直挂云帆济沧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